6/30/2007

“高三” “senior year”


拍摄者用了一年,跟踪拍摄了福建一个县城中学(武平一中)里一个班的高三生活。
  本片聚焦中国福建省一所普通中学,一个山区小县城的年轻的学子们琐碎、重复和疯狂的高三生活。一本作为独白,贯穿始终的失袪童真的学生日记,将隐藏在学子们机械近乎麻木的学习生活背后的巨大压力爆发出来:身为父母的农民,从凌晨5点到晚上8点辛苦劳作,每天的收入仅仅是13元钱,而高三学生一学期的学费是2500元(不包生活和住宿费)。而父母的期望则是:“只要她喜欢的工作,我都支持她,如果钱不够,可以把房子卖掉,只要她愿意,当妈妈的愿意付出一切……”——一个苍老的女人对着镜头说道。懂事的学子悬梁刺骨,绝望的学子叛逆逃学。一个“坏学生”讲述了他为什么翻墙出逃,不上课,眷恋网吧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打游戏有多么好玩,而是可以凭借高超的技巧赚到钱,与其他行业一样,游戏靠的是信用和手艺……
  与其说观众在影片中看到的是一个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集体奋斗史,不如说影片更真实地呈现了悲壮如蝼蚁的个人奋斗历程



关于真实记录高考的映像以前有么?? 我越来越喜欢纪录片了 国内少有真正的纪录片 ,贫富差距教育住房医疗就业一系列的问题重重,对应的纪录片基本没有。少数也是以个人名义自己制作的,呵呵,当然这是“国情”决定的。看过关于上海性观念的“80年代的荷尔蒙”、 NHK制作的“激流中国”系列,反应文革时代的“我虽死去”。

桌面上的书叠得这么高??

主线
一直穿插的独白女学生的心里和生活
一对男女的情感
已失去父亲的一学生模拟考不好醉酒逃避
半夜翻墙去网吧及后续
女同胞的特殊问题
高考是家族的使命?
入党积极分子
想要放弃高考出走的一位学生,班主任好心劝导,拜佛后回来了
拍集体照


老师夸张的鼓舞士气
语文老师、班主任:王锦春 (全片多处“煽动性”言论,其实是一位很可爱的老师,尽心尽力地帮助学生度过这一难关)

“高考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对武平这个地方与其如此。你说,铁路,铁路也不从我们这里过;高速公路,目前为止也没有。这地方,要说资源也没有什么资源。呆在武平能有什么出息,你们很清楚。我觉得武平人没有办法,‘自古华山一条路’,只能通过高考这条路考出去。”

“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们可能会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异口同声地高喊,我是武平一中2005届高三(7)班的一员。我自豪,我骄傲。以永不言败,谁笑到最后笑得最甜的意念,顽强拼搏,让武平一中2005届高三(7)班成为顽强拼搏,后来居上的代名词!!”(手舞足蹈地大喊着)
“一举成名天下知……不要把高考看的太重要 晚饭上的饭还是要吃 明天的太阳照样升起
吉人自有天相 舍我其谁”

考前的最后动员,手拿一纸
“不管昨晚睡眠质量如何,我们都将也必将打开胜利之门。我昨晚就没有睡好,两点左右睡着,五点就醒,但我现在精神很好感觉很好。我对我们七班语文科的成功,应该是信手拈来水到渠成的事”“……早在我们预料之中,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分秒必争、绝不错过”“在开考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我会在这里真心地为大家祈祷。朋友们!钟声即将敲响,七班人己经整装待发,我愿我的将士们以百倍的信心、无坚不摧的勇气、坚定的意志、顽强的作风去攻城拔寨。我期待我的部队的凯旋。胜利一定属于你们”(大家鼓掌)“我叫一二三,你们一起叫旗开得胜”
“一、二、三……”
旗开得胜!~
士气鼓舞 西洋参含片 护身符纷纷登场。
………………
在找回一个要出走的学生后,他曾感叹:可能越往往后下去越不好教了 ,(以后的学生)很多东西和我们想法不一样了……


爬围墙的穷人的孩子
两个半夜翻墙上网的同学被描述为“上网成癖 无故旷课 ”
家长老师一起围坐教育
一同学顶不住家长老师轮番“问责”,终低头表态“尽量不上网……尽量不旷课……”
另一同学在问责声中沉默啊沉默,当校领导厉声要其“说两句”时,突然起身对其父亲道,“早和你说了不要来,你偏要来,那你说啊。”“我随便学校怎么处置,可以了吧?”夺门奔出……

后记录者找到他:
(面对老师 面对记录者 完完全全的两个状态 谈笑自如 )
“迷上网络,无法自拔? 绝对不是这样。我们前期上网,很现实,就是为了钱”。
“三月份的那存则上大约就有七千到八千”(靠网络游戏-赚钱)
“重要 怎么不重要 上了网 我更向往那种大学生活 因为他们大学生自由自在 无忧无虑
我们不是没有梦想,其实我们也想过上大学 但是…………”
这位同学在全片中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


片子开头以朴树“那些花儿”为音频,一张张复杂表情的脸拍个人一寸照为视频拉开的高三序幕。
结尾中,以校门学生考完离去的壮大场面为视频,各年新闻声音中高考军团不断壮大的数字为音频。
最后一个场景:王锦春老师向新的一届学生作自我介绍,一段新的征程。



看完了:

  • 那位做着独白的女生,在日记中不断地用坚强的言语激励自己。我觉得:越激励,越无力。(就 如某社会,越和谐,越河蟹)真正坚强无畏的人不需要语言上的承诺,但是尽管她无力,却不 能躲过高考,只能自欺欺人的激励着,不管内心如何,只要前进就好。
  • 片中多次拍到学生们在死背一些很有意义的知识: “党的性质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中国人民的先锋队,中华民族的先锋队……” “台湾岛是我们国家不可分割的领土,地址史上曾经和大陆相连后来由于地壳运动,形成了大陆 岛。(??)从民俗民族语言和大陆一脉相连……”
  • 作为一部纪录片 比较客观的展现了高三一年的各种事件情况。另外,本片配上了中英文字幕,方便外国友人了解这部纪录片,了解中国的高考。
  • 身处这样的选拔制度,对任何敢越雷池的人来说,代价都太大了。

6/28/2007

linux象老婆--加和谐对联一幅

一:
linux象老婆,windows象妓女
1.首先,linux是免费的,和老婆上床当然不用要钱,妓女的windowz都是要money的唉~~~
2.linux入门比较难,就象你当初追你lp的那些日子,痛并快乐着。windows?傻子都会用,就象妓女,给钱就可以了,即使你阳痿她还可以用嘴哦,当然你得多付钱才可以
3.linux 稳定,几乎不会传染病毒给你,windows么?还要带安全套--防毒软件才可以 4.虽然linux可以帮你完成绝大部分事情,但偶尔你想happy一下的时候还得找windows---linux下的游戏似乎差一些,就象你偶尔想找 点儿刺激的话,只好花钱找小姐了。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找小姐,又想享受刺激的话可以用wine,酒精会让你老婆更激情 ,但感觉似乎还是不如职业小姐。

二:

上联:月经是子宫寂寞的眼泪,
下联:勃起是阴茎不屈的抗争。
横批:射会和谐.

网友的力量是伟大的

6/25/2007

TEST

TEST~TEST`~~

6/24/2007

内求而来的自由

节选自 《勇气》 OSHO著

为什么你那么怕人群?如果说他们是一股拉力,你的恐惧只会显示你被拉走、你被吸引,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群的意见所主宰。
我要说的只是去看看自由的实际面,根本不需要去考量外面那大多数的人,唯一要想的是你自己,现在就可以放下别人,只要你还有挣扎就无法自由。你可以放得下的,因为一点都没有挣扎的必要。
别人不是问题,你才是问题所在。不是别人在拉你,是你自己被拉走,而且不是被谁拉走的,是被你自己无意识里的制约给被走的。千万不要将责任丢给别人,不然你永无自由之日,追根究柢说来,那到底是你的责任,为什么需要那么敌视人群?他们还其无辜!而你又为何要带这种伤在身上?除非你合作,不然别人不能对你怎么样,所以问题在于你是否合作。你可以现在就停止合作,就这么简单,假如你诉诸努力,你会很累,所以马上就停止合作,当你自然而然了解这个道理时,这是瞬间就可以办到的事。你知道去和人群对文是没有意义的,不但是在打一场赢不了的仗,而且还凸显了人群的强大。
这种事发生在无数人身上。某个人想逃开女人、在印度这样的事发生了几世纪--然后,他满脑子挥之不去的反而是女人,有的人想摆脱性,结果,他整天所想的只有性;有人断食、不睡觉;有人练瑜咖式呼吸……有的没有的一堆。愈跟性对抗的人,就愈会想到性,到最后性变成无所不在。
这是我的观察: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是你的责任,没有谁对你做了任何事,是你要它发生,它才发生。某个人利用你,那是你要被人家利用;某个人让你关进监牢,那是因为你自己要被囚禁,一定是你自找的,说不定以前你常说住牢里很安全,你的说法或许不一样,但你一定向往能吃到牢饭,因为在牢里很安全。
不过,不要去槌牢房里的墙壁,往自己里面看,看清楚是自己想要安全感。看自己是如何被群体的力量所左右,必定是你想从别人那里要点什么:认同、荣耀、尊重,当你要这些时,你也要付出代价,别人说:“那好,我们给你尊重,你给我们你的自由。”这场交易很简单,可是其实别人什么也没对你做,基本上都是你在自导自演,所以帮帮你自己的忙吧!




寻找本来面目
只要做你自己,一点都不要在乎别人,你会在心中感到无比的轻松与深深的宁静,禅宗叫这做“本来面目”:放松、没有紧张、没有假装、不做作,没有什么该与不该。
“本来面目”是种诗意的表达,不是说你会有另一张脸叫“本来面目”那是同一张脸孔,只是没了紧张、没有批判;同样一张脸孔,只是不再看不起别人;同一张脸孔,带着这些新的价值,这就是你的本来面目。
俗话说得好:许多人之所以会变成英雄,是因为他们没有勇气做懦夫。
假如你是一个懦夫,有什么不对?非常好!这世界需要懦夫,不然哪里来的英雄?这样的人为创造英雄提供了背景,没有他们,就没有英雄。
做你自己,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麻烦就出在以前从没有人对你讲这种话,每个人都要管别人闲事,告诉你该这样或该那样,连小事都不放过你。
在学校里…:.我那时还只是小男孩,可是我非常痛恨别人来告诉我该怎么做,老师们于是会收买我:“如果你乖乖的,你就可以当天才。”
我说:“谁稀罕当天才?我只要当我自己。”我以前常在坐着的时候把脚翘在桌上,看到的老师都觉得我目无尊长,他们会说:“这像什么样子?”
“这是我和桌子的事,桌子都没说什么,你们干嘛那么生气?我又不是把我的脚翘在你头上!你该跟我一样敢轻松,而且这种坐姿可以帮助我更了解你上课所胡扯的东西。”我答。
在教室的其中一边有扇很美的窗子,外面是花草树木,还有小鸟和孔雀穿梭于其间。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看窗外的景致,老师会走过来说:“你为什么不干脆待在家里就好?”
我说:“因为我家没有像这样的窗户,这扇窗可以看到整片天空,而且我家的房子周围看不到孔雀和小鸟。我住在市区,附近都是房子,小鸟不去那么拥挤的地方,孔雀也不会想唱歌给那里的人听。”
“不要想我在这里是为了上你的课!我付了学费,你只是一个仆人,记住这一点。如果我这科没过,我没有什么怨言,更不会觉得难过。但是如果这一整年,我必须假装在听你上课,而其实我是在欣赏窗外的风光,那我的生命就是虚伪的,我才不要做一个假惺惺的人。”
不管大小事,你的老师、教授们总要你按照他们的意思做。在那个时代,学校规定学生要戴帽子!我并不讨厌戴帽子,--从离开大学之后我就开始戴帽子,但在那之前我没戴过帽子。我的第一位老师有点为我担心,他说:“你
这样是在扰乱学校的秩序,你的帽子呢?”
我说:“将校规拿来看,看上面是否有提到所有的男生都规定要戴帽子,如果没有的话,你这是在违反校规。”
他带我去见校长,我告诉校长:“我都准备好了,只要告诉我校规里哪一条写着学生该戴帽子,如果戴帽子是强制规定,我也许甚至会转学,但先给我看校规。”
校规并无明文规定这一项。我说:“你能给我一些合理的理由,说明为什么要戴帽子吗?戴帽子会让我更聪明?还是让我命更长?我会变得比较健康吗?”我又说:“据我所知,班高省(Bengal)是全印度唯一没有规定戴帽子的地方,那里的人也是最聪明的。旁加比省(Punjab)正好相反,那里的人以头巾当作帽子,看上去你以为是他们怕自己的聪明会溜走,所以用大头巾将他们的头包住。那一省的人是全印度最笨的人。”
校长说:“你的话似乎是有那么一点道理,但戴帽子是学校的规定,如果你不戴的话,别人也跟着不戴。”
我说:“那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取消这个传统的规定不就好了?”
就算明知道是没有意义的事,别人也仍要强迫你去做。
小时候我留的是长头发,那时我常常在我爸爸店里进进出出,因为他的店和我们家房子是相连的,房子位于店面的后方,所以出去总要经过店里。客人看到我会问:“这是谁的女儿?”因为我的头发大长了,他们没想到一个男孩会留那么长的头发。
我爸爸老是为这件事觉得很难堪,他尴尬地说:“他是男生。”
“可是”他们说:“怎么头发那么长?”
有一天--通常他不是那个样子 为了我的长发他又被惹火了,他握着平常店里剪布用的剪刀,亲自动手剪了我的头发,我一言不发地让他剪!这倒令他没想到,他说:“你什么话都不想说吗?”
我回答:“我自有我的方式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等着看。”我跑去我家对面的理发店,那个理发的老师傅嗜吃鸦片,是那一带我唯一敬重的人。那里有一整排的理发店,但我只对那个老师傅情有独锺,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物,而且他也很喜欢我,我每次跟他一聊就聊好几个小时。
我去找他,告诉他:“帮我理个光头。”在印度,只有当你父亲过世时,你才理光头,连他这个有鸦片瘾的人,也突然神智清醒过来几秒钟,他说:“发生什么事了?是令尊过世了吗?”
我回答他:“别管那么多,只要照我的话做就对了,把我的头发都理光。”
于是老师傅说:“说得也对,那不关我的事,过世就过世了。”
所以我顶了一个光头回家,经过店里的时候,我爸爸看到我的样子,其他的客人当然也看到了,他们问:“怎么回事?这男孩是谁的儿子?他父亲过世了。”
我爸爸说:“他是我儿子,而且我没死!我就知道他会搞事端,他早告诉过我了。”
不管我走去哪里,人们会关心地问:“怎么了?你爸还好端端的啊?”
我说:“人在任何年纪都可能会死,你关心的是我爸,不是我的头发。”
从那之后,我父亲再也没对我做过任何事,因为他知道我所说的话很危险!我告诉他:“这是你造成的,有什么难堪的呢?你可以说:“她是我女儿’,我又不会反对,但你不该用那样暴力、野蛮的方式干涉我,一句话都没说就直接剪掉我的头发。”
没有人读别人做他自己。那些别人告诉你的想法已经在你脑子里扎了根,变成是你的想法一样。只要放轻松,将那些制约忘掉,让它们就像枯叶从树上掉落一样离开你,宁可做一棵光秃秃的树,也不要有塑胶做的枝叶和花朵插在身上,那样很丑陋。
本来面目的意思是:你不受制于任何的道德、宗教、社会、父母亲、老师、神父,你不受制于任何人,只根据你的内在感官去过你的生活,用自己的敏感度,你将找到本来面目。

6/21/2007

the sore feet song 虫师 opening



一部挖掘灵魂的内涵动画,每一集都有自己独特的淡淡的气质。通过虫师银古的旅行,带给我们一个又一个生活的本真。真的品起来,如一泓清洌的泉水滋润心房…………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动画了

土豆音频,如果用READER看不见,请点这儿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CL06XrYx_E/



The Sore Feet Song
BY Ally Kerr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ten thousands miles to reach you
And every gasp to breath,I grabbed it just to find you
I climbed up every hill to get to you
I wandered ancient lands to hold just you
And every single step of the way,I paid
Every single night and day I searched for you
Through sand storms and hazy dawns I reached for you
I stole ten thousands pounds,ten thousand pounds to see you
I robbed convenience stores coz I thought they'd make it easier
I lived off rats and toads and I starved for you
I fought off giant bears and I killed them too

And every single step of the way,I paid
Every single night and day I searched for you
Through sand storms and hazy dawns I reached for you
I'm tired and I'm weak but I'm strong for you
I want to go home but my love gets me through




正确的生活 克里希那穆提

摘自 克里希那穆提 《谋生之道》之三五 正确的生活

1.活在这样的社会,可不可能不但生活方式正确,甚至连冲突都没有?有没有可能不但正确的谋生,连和自己都不再冲突?正确的谋生与不和自己有冲突,是截然无关的两回事吗?这两件事是各自独立的,截然分隔的事情吗?两者会不会合而为一?要生活得没有一点冲突,必须非常了解自己,所以就需要相当的明智,不是聪明的智力,而是观察力。客观的观察眼前的事情,内在、外在都观察,并且由此了解内在、外在其实并无分别。内在、外在就好比潮水,时而向内流,时而向外流。这个社会是造作出来的。

2.生活就是关系和行为,只有了解生活的全盘意义,生活才不会有一丝冲突的阴影。但是,一切环境里面,何谓正确的行为?有所谓 “正确的行为”这种东西吗?行为有没有绝对正确,而非相对正确的?生活就是行为、运动、谈话、获取知识,也是关系,不论深浅。何谓你和某人的关系?也许你们很亲密、有性关系、互相依赖、占有,所以也激起嫉妒、怨恨。多数人都是上班,上班劳动。

3.关系一般都很色欲——从色欲开始,然后从色欲成为伴侣,互相依赖,然后组成家庭,更增加彼此的依赖。等到有一天这种依赖不保了,茶壶就翻了。要寻找正确的关系,首先必须先探讨我们为什么这么互相依赖?

4.我们说:“我爱你。”那种爱里面永远都有占有和被占有。这种情况一旦受到危害,就产生种种的冲突。我们目前和他人的关系,不论亲疏,都是这样。我们制造对方的形象,然后执著于这种形象。
你一执著于某人,执著于观念或概念,就开始腐败。我们必须明白这一件事,可是我们不想明白这一件事。所以我们到底有没有可能生活在一起,但是不互相拘束,心理上不依赖对方?若不了解这一点,我们将永远生活在冲突当中。因为,生活就是关系。那么,我们能不能不带动机的、客观的观察执著的后果,因而立即放开执著?执著和挣脱并非相对。我执著,然后我努力挣脱。这样,我就制造了对立。我一制造对立,立刻产生冲突。但是,事实并没有所谓对立这种东西,有的只是我之所有,也就是执著。有的只是执著的事实。我在这个事实里面看见执著的后果,看见里面毫无爱可言。我们不可能看到“挣脱”这一回事。以我们的头脑所受的制约、教育、训练,一观察事情就制造对立。“我很残暴,但是我不可以残暴”,就这样产生了冲突。但是,如果我只是观察暴力,只是观察暴力的本质,只观察而不分析,那么,对立的冲突就完全消失。我们如果想要生活没有冲突,只要处理“实然”就够了,其他的都不必去管。我们一旦这样生活,也能够这样生活,那么,我们就开始和“实然”同在。这样,“实然”也就跟着消退。试试看。

  • 关系只有在没有执著时,才真正存在,只有在彼此不存假象时,才真正存在。我们只有真正了解关系的本质,双方才会有真正的交流。
  • 适当的行为不从动机出发。适当的行为不受引导,也不是承担出来的。
  • 我们可以有一种没有冲突的生活方式。没有冲突就有智慧,智慧就会告诉我们正确的生活方式。

6/17/2007

我学到了什么样的心理学?


1.
“你学到了什么样的心理学:科学?技术?艺术?”

我这样描述:带有科学外壳的带有一定技术手腕的和艺术不大相干的混杂的让人烦躁额的东西。

3.
“作为一门学科的存在价值在于,必须有人为其买单。”
这句话我不得不力挺。心理学的知识讲了一大堆,最后这个专业方向有没“前途”(专业能否发展壮大也即“钱途”,不单只个人),就看这个方向所服务的对象了,遇上大公司大企业愿意买单,一切好办。

4. 对于向学“心理学”的人问关于“心里”上的问题,实属扯淡,可大众们又不知道你们这帮人顶着“心理学”的名号下还有这么多的分类……

7.
"几乎所有的心理系的教程都大同小异,学生的四年来学到了什么呢?"
两年来我学到什么呢?听听就过了?盲然无目的的传授各科知识。不过,也许科学意识与统计技术还是有点的。

8.HOHO,
  • 科学-理论架构-文献综述;
  • 技术-统计软件-心理测量-认知实验;
  • 艺术-??

9. 有空间按自己的能力 自由的发展的 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二十二

怀旧了,怀旧了,现在听正合适
二十二
词:陶喆 娃娃 曲:陶喆

春天是他最爱的季节
当微风随意吹乱他的头发
他并不在意身边世界的吵杂
只想著自己生命中的变化
还有十五分钟才午休
从早到晚没有想像中那么好过
安定的日子不一定就是幸福
忘不掉他在心里做过的梦
他今年农历三月六号刚满二十二
刚甩掉课本要离开家看看这世界
却发现许多烦恼要面对
oh yeah
他常会想望能回到那年他一十二
只需要好好上学生活单纯没忧愁
他就像一朵蓓蕾满怀希望
秋天是忽然间就来临
青春虽然有本钱可以洒脱
一场恋爱二十二个月就结束
才知道有些感情不值得赌
九月天气还是有点热
他想公车再不来就走一走路
他开始明白等待未必有结果
一个人也能走上梦的旅途
他今年农历三月六号刚满二十二
刚甩掉课本要离开家看看这世界
却发现许多烦恼要面对
oh yeah
他常会想望能回到那年他一十二
只需要好好上学生活单纯没忧愁
他一直满怀希望
人生偶尔会走上一条陌路
像是没有指标的地图
别让他们说你该知足
只有你知道什么是你的幸福
他常会想望能回到那年他一十二
只需要好好上学生活单纯没忧愁
他笑著想过未来
oh 他应该得到幸福
如此的简单的梦
有没有实现
end

6/15/2007

期末前的一星期

近两天同学们的抱怨:
“ 一心想摆脱浮躁,却越陷越深...
最近做的事,说的话让很多人失望了吧!包括我自己.
没有绝对的正确,也没有完全错误的选择.得失不过是个人的主观臆断.自欺欺人也不失为一种人生态度。
也许现在我们会为了一个选择烦恼很久,但是当我们走过这段路,一切都变的那么无足轻重~~现在我就还在苦恼阶段吧!要我把一切看淡,没可能!不过我还是会度过这个阶段,迎接我生活的新篇章.但是将来会怎样?没人可以回答.”

“我感觉我卷入了一个漩涡,好深啊~~~
实验报告把我扯到电脑前,弄的现在心跳的好快啊,感觉很累,想睡觉去,但是明天又要交报告啦,郁闷!
大鼠消极回避反应实验——步过
字义与颜色识别任务中Stroop效应的验证实验...
好郁闷好郁闷! 最近发现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了
但是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我现在很疑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大家多给我点建议啊~~~
帮我渡过难关~~~说实话真的蛮累
现在数据库也进不去,我真的要拼人品了!”

“我真的快疯了....永远赶不完的实验报告!!!永远看不完的统计!!!明天要英语口语考!!!下个星期六要考四级!!!从23号开始我就一直有考试.连马哲这种垃圾课都要考试,传说马哲挂的人很多啊!!!
今天生理心理课,我们小组的实验设计一塌糊涂,我在GL上去讲的时候我们组做的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晚上回来查资料,可是真的什么都没找到.明天口语考好要去讨论的...周三就要把改过的实验设计交上去了.无语....
我的朋友怎么都是一群没有良心的啊.自从我断网后就没有人来帮我浇花了.世态炎凉啊!!!!!!
唉.谁来救救我啊~ ”

"感觉要崩溃了,怎么有这么多作业的,每天只要一想到还有几份试验报告,还有多少东西要背,可恶的是象马哲这种课压跟就不知道怎么复习,还有什么生理心理学,怎么办.........下学期还有更多的课呢,只能先自我安慰下吧,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智劳其筋骨......
这几天老下雨,一下雨人就变郁闷,想回家,回家吃妈妈烧的菜,回家睡觉.......... "

这几天 喊苦的人多 还有兵荒马乱的一星期 一串考试连珠而来
作什么呢? 我做了? 没做?就做?
一直拷死在思想中 缺行动-人

btw:
跑步洗完澡爽
狐狸死撑三十

6/09/2007

6/02/2007

untitle

水 加 热 后 化 为 蒸 汽 , 热 是 原 因 , 没 有 热 , 水 就 不 会 蒸 发 。 这 是 因 果 关 系 。 热 是 蒸 发 的 先 决 条 件 。 但 是 静 心 不 是 因 果 关 系 的 , 所 以 , 任 何 方 法 都 可 以 用 。 每 一 种 方 法 都 只 是 一 个 手 段 , 它 只 是 为 事 情 的 发 生 创 造 出 一 个 情 景 , 它 并 不 引 起 它 。 譬 如 说 , 这 个 房 间 的 墙 外 是 一望 无 际 的 开 阔 的 天 空 , 你 从 来 没 有 见 过 它 。 我 可 以 同 你 谈 论 天 空 , 谈 论 清 新 的 空 气 , 谈 论 大 海 , 谈 论 房 子 外 面 的 一 切 , 但 是 你 都 没 有 看 见 过 , 你 对 此 一 无 所 知 。 你 只 是 在 笑 , 你 认 为 我 在 编 造 。 你 说 : “ 这 一 切 美 妙 极 了 。 你 是 个 梦 想 家 。 ” 我 不 能 说 服 你 走 到 外 面 去 , 因 为
我 讲 的 一 切 在 你 听 来 都 毫 无 意 义 。
后 来 我 说 : “ 房 子 着 火 了 ! ” 这 句 话 对 你 太 有 意 义 了 , 这 是 你 能 听 懂 的 。
现 在 , 我 不 必 对 你 作 任 何 解 释 了 , 我 只 要 奔 跑 , 你 会 跟 上 来 的 。 房 子 并 没 有 着 火 , 但 是 你 一 到 了 外 面 , 你 就 不 会 再 问 我 刚 才 为 什 么 说 谎 。 意 义 就 在 那 儿 , 天 空 就 在 那 儿 。 于 是 你 会 感 激 我 。 说 什 么 谎 都 行 。 说 谎 只 是 一 个 设 计 , 是 把 你 带 到 室 外 来 的 一 个 设 计 , 它 并 不 是 造 成 室 外 的 东 西 存 在 的 原 因。
每 一 种 宗 教 都 建 筑 在 一 个 谎 言 的 设 计 的 基 础 上 。 一 切 方 法 都 是 谎 言 , 它 们 只 是 制 造 出 一 种情景 , 它 们 不 是 原 因 。 可 以 创 造 出 新 的 设 计 , 可 以 创 造 出 新 的 宗 教 。 老 的 设 计 不 管 用 了 , 老 的 谎 言 不 管 用 了 , 那 么 就 需 要 新 的 。 把 没 有 失 火 的 房 子 说 成 失 火 , 次 数 一 多 就 没 有 用 了 , 这 时 就 需 要 有 人 创 造 出 一 种 新 的 设 计 。 只 要 一 个 事 物 是 另 一 个 事 物 的 原 因 , 那 么 它 就 决 不 会 没 有 用 。 但 是 陈 旧 的 设 计 总 是 会 没 有 用 的 , 需 要 新 的 设 计 。 那 就 是 为 什 么 每 一 个 新 的 先 知 都 必 须 同 老 的 先 知 抗 争 。 他 做 的 事 和 老 的 先 知 做 的 事 一 模 一 样 , 但 是 他 将 不 得 不 反 对 他 们 的 教 导 , 因 为 他 必 须 否 定 那 些 已 经 变 得 失 去 意 义 而 不 管 用 的 老 的 设 计 。

所 有 伟 大 的 先 知 — — 佛 陀 、 基 督 、 摩 诃 毗 罗 — — 都 出 于 慈 悲 而 创 造 了 伟 大 的 谎 言 , 那 就 是 为 了 要 把 你 推 出 屋 外 。 如 果 能 通 过 某 种 手 段 能 把 你 推 出 头 脑 之 外 , 那 就 是 需 要 做 的 全 部 的 内 容 。 你 的 头 脑 是 牢 笼 , 你 的 头 脑 会 要 你 的 命 , 它 是 一 种 奴 役 。

就 像 我 已 经 说 过 的 , 这 种 二 律 背 反 必 然 会 发 生 , 生 命 的 本 质 就 是 这 样 。 你 必 须 学 会 窄 化 头 脑 , 当 你 走 出 去 时 , 它 是 有 帮 助 的 , 但 是 在 里 面 , 它 是 致 命 的 。 与 人 相 处 , 它 将 是 实
用 的 ; 但 是 与 自 己 相 处 , 它 将 是 自 我 毁 灭 的 。 你 不 得 不 与 别 人 、 与 自 己 共 存 。 任 何 片 面 的 生 活 都 是 残 缺 不 全 的 。 与 别 人 共 存 , 你 必 须 有 一 个 受 制 约 的 头 脑 : 与 自 己 共 存 , 你 必 须 有 一 个 完 全 不 受 制 约 的 意 识 。 社 会 制 造 出 了 狭 窄 的 意 义 , 但 是 意 识 本 身 就 意 味 着 扩 大 , 它 是 无 限 的 。 两 者 都 需 要 , 两 者 都 应 该 被 满 足 。
能 满 足 这 两 种 需 要 的 人 , 我 说 他 是 聪 明 人 , 偏 向 任 何 一 个 极 端 都 是 不 聪 明 的 , 任 何 一 个 极 端 都 是 有 害 的 。 所 以 , 要 用 你 的 头 脑 和 教 养 与 世 人 一 起 生 活 , 但 是 同 自 己 单 独 生 活 , 不 要 用 头 脑 , 不 要 用 教 养 。 把 你 的 头 脑 当 作 一 个 手 段 来 使 用 , 不 要 把 它 当 作 目 的 , 一 有 机 会 , 你 就 要 从 中 走 出 来 。 每 当 你 独 自 一 人 , 你 就 要 从 中 走 出 来 , 摆 脱 头 脑 。 然 后 , 庆 祝 这 个 时 刻 , 庆 祝 存 在 本 身 , 庆 祝 生 命 本 身 。